迷信“指标”成就不了世界一流大学
 

分类:办学特色  时间:2020/05/13   阅读:13
 

迷信指标成就不了世界一流大学

中国双一流建设开展至今,何谓一流、如何评价,一直是莫衷一 是的话题。然而,各种大学及学科排行榜、各类论文指数排行榜却每每强 势袭来,引发高调庆贺或黯然神伤的场景并不少见。客观上,这些指标数 据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高校办学的目标追求,以及上级主管部门的决 策依据。虽然对世界一流大学的标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自信是其首 要标志,这点毋庸置疑。为此,人们不禁要问,迷信外部评价指标是双 一流建设与评价的方向吗?

个人认为,非也。高校办学质量是一个复杂、模糊且需时间积攒的综 合体,不存在所谓的能够全面、客观反映双一流建设成效的教育评价 “指标,而以指标论英雄只会带来短视、浮躁和功利的学术生态。

 世界一流大学各有办学理念、学科特长和发展路径,中国的世界一流 大学同样离不开中国特色和校本特色。从本质上说,人们无法依靠指标评 价得出一流大学。原因在于同质的事物才可以比较,每一所高校都是独特 的,比较的基础并不存在。而且,所谓一流也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其 更多的是一所大学在民众心目中的信誉所在,是一种主观的感受。

更何况,大学一直处在动态发展中,任何评价都是过去式。没有一所 大学敢说是绝对的一流,指标数据也有时效局限性。大学办学质量或者建 设成效,需要相对充裕的时间在社会需求互动中自然而然地显现出来。

 教育评价指标是用来反映教育科研状态的,但如果教育科研活动只是 为了迎合评价指标,那将是教育科研目标的迷失和教育评价的误导。

对于评价指标量的过分追求会导致质的损失。教育科研评价指标是对 教育科研活动状态和成果的质与量的总体反映,是一个质量和数量有机结 合的数据。说得更直白点,是一个有质量要求的量化数值。

客观上,目前绝大多数教育科研评价指标都有一定的价值和需求,通 过它们也能够反映出一定的教育科研状况。但是,如果办学管理人员和教 育科研人员一味追求评价指标,容易出现有意或无意忽视教育科研质量的 做法,而教育科研质量又难有统一标准,所以虽然表面上指标数据上升了, 但实际上指标质量在下降,相应的教育科研活动的水平也在下降。

 例如,境外留学生指标反映办学单位国际化水平,但如果办学单 位为了追求指标数据而故意降低入学标准以高额奖学金去吸引、招揽境外 留学生,这样的指标数据就完全变味了。

同时,教育科研质量目标和教育评价指标无法重合。教育科研的质量 体现在教育科研活动当中,外部的评价指标往往并不能真正反映目标质量 状况。以人才培养为例,教育教学质量目标在于立德树人以及学生个体德 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水平,而相关的教育评价指标却难以全面、准确体现 这些要求,往往仅是高校培养了多少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等。还有科 学研究和社会服务,其质量目标是成果的原始创新以及为社会、人类进步 的实际贡献,而教育评价指标却往往仅是核心期刊发表的论文数。还有 “CNS 论文CellNatureScience 三大期刊论文)指标,学者能够 把学术成果发表在 CNS 上自然体现了强大的科研能力,但如果研究生导师 为此而无暇指导学生,学生几个月都见不上导师一面,这样的研究生导师 即使有多篇 CNS 论文加身也是不合格的。

 双一流建设的问题上,我们必须明确双一流建设不是另 起炉灶,高校只要把各项职能优质发挥,达到世界一流水平,自然就是 世界一流大学了。由此,对于双一流建设评价有三点建议:

第一,双一流建设评价要改革评价方式,提倡专家深入基层。其 实只要听听学生评教,就可以知道教师课上得怎样;听听教师评校,就可 以知道学校管理怎样了。如果一个学校老师、学生都在热气腾腾搞建 设,那就一定差不了。

 第二,双一流建设评价要改革内容,注重建设单位的内生性指标。 办学质量在于教育科研活动和成果的内部,具有个性化、生成性、良心活 的特点,无法用标准的量化数据来计量。可以让建设主体高校自己提出建 设成果指标,自己来作纵横比较论证,确立其在国内外的一流地位。其他 高校如有不服,可以打擂台,通过同行评议,在比较中选拔一流学科和高 校。

第三,双一流建设评价要设置对纵容学术不端行为零容忍指 标。双一流建设单位在同行中占尽资源优势且具有强示范效应,如果 这些机构出现纵容学术不端问题,说明机构”“均不配位。如此, 不仅起不到表率作用,更对其他高校不公平,同时严重毁坏国家教育科研 诚信形象和科技经济竞争实力。所以一经查实,国家要拿出壮士断腕的魄力,坚决严惩,营建风清气正的学术环境。(作者系同济大学教育评 估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科学报》2020  4  7 日 作者:樊秀娣)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1016号